国际交流 ▎华阳国际受邀比利时×中国建筑行业交流会,对话城市可持续发展

2019-11-15 作者: 华阳国际编辑部

城市不是一个产品,它是一个动态、变革和持续变化的过程,建筑师作为参与城市变迁和建设的规划者之一,每一个项目都要兼顾城市功能、环保、经济等多方面的可能,这才是可持续发展。


14日上午,由比利时布鲁塞尔外国投资与贸易促进局主办的"比中可持续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行业交流会活动"在深圳四季酒店举行。比利时布鲁塞尔首都大区城市规划与文化遗产及经贸事务大臣Pascal Smet带队的来自比利时的多家企业代表团,以及星河、华侨城、招商局、深总院、深规院、AECOM、华阳国际等国内建筑同行们齐聚一堂,共讨城市的可持续性规划和建设。


布鲁塞尔首都大区城市规划与文化遗产及经贸事务大臣

Pascal Smet现场致词


活动现场,比利时方,正在负责北京冬奥场馆设计建设的Nicolas Godelet先生, 负责布鲁塞尔旧城(Brussels Low Line)改造项目的Marc Appelmans先生,就关于城市发展可持续性话题进行了精彩分享。来自华阳国际的古锐先生和深规院的钟文辉先生则代表中方企业和机构进行了项目展示,古锐先生就水围村项目对深圳城中村改造这一特色城市形态进行了深度解剖和分享


现场精彩分享:


《多维漫游,口岸地标》/古锐/

华阳国际集团创作中心主任委员、深圳公司副总建筑师


“城中村是中国一个特殊的社区存在形式,据统计,深圳几乎有一半的人口住在城中村里。水围村作为一个城中村转型项目,我们的设计概念是在不破坏历史原貌的基础上,进行功能改善升级,利用南北地块进行多维串联,使之成为该地域新时期的引擎,体现其地块价值,变成一个口岸地标。


该项目最大的亮点是,在极小地块之上打造复合型垂直综合体,并创造多维漫游的空间体验,让不同功能通过集约的形式叠合在一起,以满足城市发展的功能需要,体现了一种对城中村社区和居民的尊重,让其能和周边城市同步发展,顺利交融。”


《大冲旧改的规划演变与更新实践》/

钟文辉先生/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规划师


“深圳有两千多万人口,其中约有九百多万人生活在城中村里,所以城中村是深圳一种特殊的城市形态,也是深圳城市规划和更新项目需要面对的挑战。大冲项目跨度17年,前后经过4次规划设计改版,典型展示了城中村改造中各方利益的博弈,因为场所太复杂,所以必须进行利益的平衡和协商,才有可能实施。


十年前的城中村,游离在政府监管之外,给人的印象是脏乱差及各种违建,所以普遍意见是拆,但是到今天,舆论开始变化,城中村的空间开始保留,更多综合性可持续方案被采纳。


《布鲁塞尔最大步行街区改造项目-可持续带状公园设计焕发智慧城市生机》/

Marc Appelmans/比利时企业SumProject SumResearch高级规划师


“在20年代,我们希望借助空间来创作,尤其是在二战后,我们有非常积极的创作欲望,还有经济增长的动力,这些都推动了城市的发展,有了汽车和各种便利的交通工具,人们更愿意去到郊区,而不是城市,交通导致环境污染问题,在80到90年代,我们开始鼓励大家回到城市,定居城市,因为我们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城市生活。


在城市南部有非常多的绿化带,有助人们的城市生活,改善人们的健康,能呼吸到新鲜空气,我们想打造一个低线公园,和纽约的高线对应,曼哈顿的高架桥是为了不影响交通,而在布鲁塞尔,我们是完全隔断了交通系统,而且进行限流,将空间留给民众。”


《建筑与可持续性》/

Nicolas Godelet/比利时企业NG-Lab建筑师兼创始人


可持续可以说是一个流动的场所,在项目里把经济,历史,文化,建筑,气候等等,全部融入进去,我能在这里提供什么,利用什么,项目落地的地方,这些需要利用专业来达成。我们的工作团队,就是一个跨区域专业集合体,我们周边的设计院,研究院,大学,还有企业,工厂等等,都是为了实现这一个目标。


我们有一个Bicycle City项目,在中国骑自行车非常危险,所以建了一个6公里的自行车道,以后还要建5公里,将北京变成一个‘自行车场’。那边有40万人在生活,这边40万人在工作,现在利用这个项目,就可以一辆自行车直接通过。和地下交通不一样,地下大家都看手机,地上骑自行车没法看手机,大家可以打招呼,人会很舒服,很自然。“



结束语:


"打造一个以人为本的城市,是非常大的挑战,每个城市挑战又很不一样,无论是将一个城中村改成一个高新园区,还是将城市和社区自然紧密联系在一起。


所以,我们要加强持续交流,我们更好的去开发和积累一些经验,建筑对未来更好的房子。中比之间贸易交流已非常茂盛,期望将来有更多世界层面的交流,更加开放。对于欧盟和中国来说,都需要面临挑战,加强对话,深入交流,解决一些有利于世界的问题。"

                                                                                                                                                   

——Pascal Smet